莲缀

我愿无名 以冠你姓(月秀怡亲王)

午夜梦回,那繁花似锦人来人往的小城,总是在我的梦里出现,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湮灭在铁蹄之下的我的家,我的城,总是在梦中提醒我,我的仇我的恨,都是拜大楚这皇家所赐


被父亲和母亲拼命护下的这条命,苟延残喘,我入了大楚的皇宫做宫女,杀了大楚的狗皇帝,便是我这条命留下的唯一意义


宫里来了一位小主,她叫凌若,我被安排到她身边伺候,看到她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,她是可以让我接近皇帝的筹码,我沾沾自喜,又小心翼翼


仇恨总会使一个人疯狂,而我在这深渊里挣扎着,上不见明月,下不见土壤,却总是在凌小主的关心疼爱下忘记了那些仇恨,她不像是我的主子,更像我的姐姐,她步履维艰的在这深宫中生存着,处处小心,却在我受欺负的时候不畏权势。有时候我在想,放下仇恨,就这样在宫里照顾凌姐姐吧,可梦里,父亲母亲那带血的脸庞,总是让我惊醒!我崩溃了,终于在那日,我端了一杯毒酒,进了凌姐姐和皇帝的寝宫……


让我意外的,怡亲王赶了来,他换下我手中的酒说,若我这么做了,凌姐姐的下场便是株连九族。是啊,我孤家寡人死就死了,怎么可以连累凌姐姐,我跌倒在地,痛哭无助…


“你叫慕夕颜,月秀是你入宫后赐的名字,你的父亲是运城城主,你是慕家大小姐,几年前运城被年将军屠城,慕家满门被杀,你是唯一活下来的遗孤”


我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


“月秀,你父母之仇,我皇兄并不知情,甚至我皇兄到现在都不知道年将军屠了一座城,年氏近年来手握重兵,拥兵自重,他已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包括我皇兄,我希望你明白,你的仇人是年氏家族,而比你更想除掉他的就是我皇兄”


我颓败的低着头,我何尝不知,真正杀我全家的人是年家那个将军,曾经我以为皇帝都是知道的,原来一直都是我错了……


我在蒹葭池坐了一夜,怡亲王在我身后站了一夜,直到黎明破晓,我起身,对着身后的人微微一笑,他是个亲王,却陪了我这个小宫女一夜,心,好似在刹那间,寻了彼岸,有了方向……


自那以后,我全心全意站在凌姐姐身边,陪她趟过重重阴谋,层层诡计,凌姐姐被拘,滂沱雨夜,我跪在皇帝勤殿外一夜,失去意识的刹那,我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一声叹息落入我的耳中


“你本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属于你的世外桃源,现在却深陷宫墙,熹妃有自己的迫不得已,而你可以选择,为何要选最难的路走,你如此倔强,怎能让我不心疼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我一直在等一个人,披荆斩棘,只身踏血,为我而来!


在铲除年家的战场上,那日烽火狼烟,骨彻如山,他站在我的身前,一身红袍在狂风中咧咧作响,手提三尺青锋的他沉稳而坚定的对我说


“此后,本王便是你的天,本王一日不灭,你的天便不会塌!”


他握住我的手,利剑穿透年家将军胸膛的那一刻,万籁俱寂,压了我多年的仇恨,那道枷锁,在那一刻分崩离析,我抬头望天,泣下如雨。慕夕颜,今后你便是月秀,今后,为自己而活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元宵节,蒹葭池


我依偎在他身旁,看着满天烟火,眉头轻撇,他是亲王,我只是个落魄的城主女儿,现在只是一个宫女,咫尺天涯,说的便是我们吧


他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,将我轻轻揽入怀中,清透的声音轻轻低吟


“夕颜花,黄昏盛开,翌朝凋谢,悄然含英,阒然零落,我不喜欢它的寓意。月秀容华,我喜欢月秀这个名字,秀儿,纵使兵荒马乱,握紧我的手,我带你走,你可愿?”


望着他比烟火还要璀璨的双眸,我释然浅笑


“慕凌浩,怡亲王殿下,我本与你同姓,可此后不拘于名字,我愿无名,以冠你姓!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她站在异国的街头,在繁华花市、满城灯火里,一转头,看见他站在彼岸,白衣胜雪,一脸浅笑…


南柯一梦(宁妃同人)

一条白绫勒住李月如脖颈的时候,她并未挣扎,甚至在笑,从癫狂到戚戚哀哀,笑这一生,她好像从未做对过一件事,笑这一生的情爱与时光,终究是错付了。花开生两面,人生佛魔间,这便是李月如的一生呐。
从在街市上看到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之时起,十三岁的李月如便陷了进去,一眼便是万年…
从那后,知道两家是世交的她,便成了年府的常客
“年哥哥,月如好看吗?”
“年哥哥,你好厉害,年纪轻轻便是副将啦,你一定很快就会成为大将军,我的将军…”
她的年哥哥说过,待她16就迎她入府,可今年李月如18岁了,她的年哥哥成了将军,却不是她的将军
爱就是偏听偏信,就是偏心偏袒,就是偏爱偏执,偏执如她,偏信如她……
18岁,需入宫选秀,她的年哥哥对她说,穿蓝衣带海棠,是皇帝最厌弃的装束,等她落选,马上迎她入府。她兴奋的像只小蝴蝶,心已进了年府,来到了她的将军身边
她入选了,入宫那天李月如都还没回过神,为什么?为什么她会入选?她要做他的将军夫人啊,并不是皇帝的妃子呀,为何会这样…
当她知道,蓝衣海棠都是皇帝最爱的女人喜欢的装束之后,当她的年哥哥拥住她对她说,帮他在宫内协助他的妹妹年妃之时,她忽然懂了,他看遍白云苍狗,乌飞兔走,天地间万万年,世间人千千万,她的一眼万年,就只是她的一厢情愿。她笑了,人生佛魔间…人生…佛魔间…
从答应到宁妃,李月如双手沾满血腥,她不再是那个翩然的小蝴蝶,她心机深沉,步步为营,他要她协助年妃?她偏不呢,她要站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之上,她要所有人都不能摆布她的命运,就算是她的将军也不可以!
北雁糯糯的声音喊她姨娘时,她推他的手僵住了,只有几岁大的孩子,抬着湿漉漉的眼眸注视着她,仅仅只有几秒钟,李月如还是将这个孩子推入了深潭,她眼眸猩红,双拳紧握低喃
“生入帝王家,还是皇后的孩子,这便是你的命,下辈子投胎,切勿再入帝王家…”
午夜梦回,一声声姨娘,喊的她惊惧不已,她累了,她想回到13岁,回到那一日,她必然不会去那条街市,不会动心便不会偏执如此。
她终究是败了,败在皇后手中,败在那个凌若手中,也败在她的心灰意冷,够了,死是解脱,而活着的人却要遭受更多折磨。她笑,笑她终于可以回到13岁,回到她的茶花院,一株株茶花淡然悠远,她化身一只小紫蝶,在茶花丛中流连…慢慢的,一撮火焰燃烧而来,她迎着火焰寸寸成灰…李月如眸光渐渐暗淡下去,高举的手缓缓垂下,她本就该下地狱的不是么?…一切,都结束了,这一生的罪孽爱恨,随他去吧…来生,愿初心不负…愿得遇良人。
得又何欢,失又何愁,荣华不久,疾如南柯一梦@